□曹紀祖
  詩的話題令人興奮不已。我想,詩對於我們,就是靈魂,就是精神家園,就是生命的另一種存在的形式。“用生命寫作”,是許多優秀詩人的共同行為。有人說,詩人與瘋子僅一步之遙,這是指詩人的情感異常豐富,他要宣泄的時候,情緒總是推向極端的,所謂不能自己,難以控制,這同瘋子差不多。但差的那一步,你千萬別跨過去了。
  李加建、李華等,是川南詩人群落中的主導人物。他們一輩子愛詩,讀詩,寫詩,為詩而努力,在詩歌中實現自己的生命。這種精神是值得贊賞和學習的。李加建是有豐富人生閱歷和責任擔當的詩人。他的經歷是一代中國知識分子的典型經歷。他遭遇過反右鬥爭,文化大革命,又步入改革開放,步入當今複雜紛繁的社會多元。
  李加建的創作形成了自己的風格。我們講,風格即人。風格的形成是詩人成熟的表現。變而不變,不變而變。他的詩,以抒情格調為主,練達而流暢。本真質朴的表達,融會古今的語言風格,嫻熟而自然的寫作技巧,似乎都在一種“真誠”與“摯著”的驅動下得以展現。
  請看這一首:
  我見過死亡的眼睛
  從噴火的槍口,從逼近的刀刃
  我拆斷它的凌厲
  以戰士獻身的激情
  我見過死亡的眼睛
  當誣陷來自朋友,當出賣來自情人
  我撕破它的誘惑
  以強者對生命的忠貞
  我見過死亡的眼睛
  在冤屈的牢獄,在陰謀的陷阱
  我燒毀它的陰森
  以哲人對歷史的信任
  扔給它衰竭的肉體
  留下我創業的靈魂
  我以戰勝者的驕傲
  直視著死亡的眼睛
  無疑,這是當年“歸來的一代”的詩人的類型作品,留有不可磨滅的歷史印記。最可貴的是,這類作品是在當時歷史條件下,含淚滴血的內心宣泄,沒有絲毫的矯情與造作。時代的進步推陳出新,但詩貴情真的規律是不會改變的。李加建沿著他“真、善、美”的道路,在詩的藝術追求上頗可品評。他的《民樂四聲》,具有相當的代表性。如寫《二胡》:“兩弦之間,天地悠悠/漂泊倦了,便/將自己的影子/掛上/客舍的牆壁”。又如寫《洞簫》:“清直如我者/亦不免感應於/你朱唇輕抿/噓氣如蘭”等等。這些詩有如下特點:一是托物以言志,詩思有十分具象的載體,不是泛泛的抒情。二是詩人與物象合二而一,生動形象,富於美感。三是以樂器的特征造出獨特的境界,蘊含著意緒萬千。內心的思想傾向並未“直接指出”,合於藝術的原則。四是見出詩人深厚的古典文學修養。
  李加建堅持自己的創作風格,在新詩的繼續與發展上做出了努力。他註重真情,也註重美感。有的詩獨步古今,風景凄絕。這些都是令人稱贊的。
  (原標題:風格即人——讀李加建詩作)
創作者介紹

明珠台

zw98zwbm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