弟弟出生臍帶血未能幫上忙
  志願者配型成功卻生意外
  本報訊(華商晨報 華商響網記者 佟陽)5年前,10歲男孩楊雨患上嚴重的再生障礙性貧血,為給他治病,母親生下二胎。
  可是這個新生兒的臍帶血並不具備移植的條件。
  5年後,中華骨髓庫為楊雨找到4個配型成功的志願者。可是在三個月里,這4個志願者卻三個悔捐一個失聯,讓已接受術前治療的楊雨面臨生命危險。
  生命關口,配型僅和楊雨“半相合”的父母只好臨時頂上,捐獻自己的乾細胞拯救兒子。
  患病男孩楊雨(右)如不能及時進行造血乾細胞移植將面臨生命危險 ■華商晨報 華商響網記者 佟陽 攝
  為救兒子母親生二胎 卻救不上
  昨日,記者趕到大窪縣新興鎮紅草溝村楊雨家。
  “花費近百萬,外債纍纍。但我們從不後悔,給了他生命,就要對他負責!”楊雨的母親孫秀麗落淚講起兒子患病和治療經歷,2009年5月,當時剛剛10歲的楊雨身上有出血點,最終確診孩子患上了嚴重再生障礙性貧血,此後便走上了漫漫求醫路。
  孫秀麗說,孩子每周要輸兩袋血和一袋血小板,一袋血要1000多,一袋血小板1600多,定期一次化療就要過萬,每天還須服用80元錢藥物,經常住院治療……原本的小康之家為給兒子治療,賣了房屋和大棚,欠下三四十萬債務。聽醫生說臍帶血同胞之間移植有很大的機會,排斥減少程度輕。孫秀麗和丈夫楊洪鎖於2013年要了二胎,生了小兒子楊金曉。但等來的結果是:只有等到小兒子8歲,才能為哥哥捐獻造血乾細胞。
  依楊雨目前的身體狀況來看,這是一個不可能盼到的計劃。夫妻倆帶著兩個兒子借住在楊洪鎖的父母家,平日以種地、打零工艱難維生。
  遇四次悔捐即將錯過手術最佳期
  今年9月初,天津血液病醫院通知楊家:院方通過中華骨髓庫為楊雨找到4個配型相符的志願者。經過初配,他們與楊雨的高配點達到了6個點,屬於全吻合。這讓一家人非常興奮。
  但9月到10月末,中華骨髓庫反覆勸捐,兩名志願者堅決悔捐。11月初,醫院通知她帶著楊雨趕赴天津,與第3名志願者進行術前最後一次配型。然而當母子倆到醫院時,得到的是這名志願者也突然悔捐的消息……
  從11月到12月15日,第4名志願者先是表示“考慮考慮”,後來不接電話。院方告知:基本可以確定,4名志願者全部悔捐。由於楊雨此前已接受術前治療,加之他目前狀況,2015年2月前是他手術最佳期,術後可以康復狀態;如錯過再手術,不僅排異風險加大,效果也不好。
  “要是能跟對方說上話,哪怕要我們下跪求他們都行。”楊洪鎖說,但造血乾細胞捐獻有規定,不允許透露對方任何信息。
  提到悔捐時,坐在炕頭的楊雨一言不發,他只是淡淡地說了句:“別問我了,我不想再提它……”
  父母冒險要捐自己的造血乾細胞
  萬般無奈之下,孫秀麗和楊洪鎖決定自己為兒子捐獻造血乾細胞。但因為他們倆與楊雨的配型都是半相合的3個點,天津血液病醫院不能做這樣的移植手術,依照院方和兒子病友的推薦,他們準備在本周轉投北京第一人民醫院,並已經與對方取得聯繫。
  記者聯繫了楊雨的主治醫生,對方告知:“半相合移植也是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採用的,因為不是百分之百的成功,而且後期的排異反應也比完全配型成功移植的要大,且整體費用也遠高於全相合的手術,大約在60至70萬。”
  從楊雨2009年發病到現在,家中已經花去了80餘萬,除去盤錦市慈善總會幫忙解決一部分救助款外,移植手術的費用缺口仍在30萬元左右。
  “五年了,終於看到希望,總不能放棄。許多白血病患者在等待配型中失去生命,比起他們,小雨是幸福的,至少有我和他爸的配型可以用,有這麼多好心人關心他……”孫秀麗說。
  12月16日晚間,楊雨爺爺把全家叫到一起,老人說,實在不行他現在的兩間房也可以賣掉,他住到敬老院去。“我和丈夫一直夢想小雨有一天能像別的孩子一樣,健康、快樂地成長,哪怕有人先借我們錢,等孩子病好了,我們一家用一生去償還都可以!”孫秀麗說。
  乾細胞要從脊骨中抽取?
  不,是從手臂靜脈採血
  “很多人認為乾細胞要從脊骨中抽取,‘敲骨吸髓’。”省內一位血液專家向記者介紹,事實上白血病、再生障礙性貧血等患者所需要的是骨髓中的造血乾細胞,主要是採集外周血造血乾細胞,給捐獻者註射動員劑,將骨髓血中造血乾細胞大量動員到外周血中後,從捐獻者手臂靜脈採集50~100毫升全血,再通過血細胞分離機提取100毫升造血乾細胞,同時將其他血液成分輸回捐獻者體內。
  捐乾細胞對人體有無傷害?
  目前無一例傷害案例
  大多數悔捐者擔心註射藥物會對自身產生不良影響,一些捐獻者在捐獻中會出現“感冒”癥狀,再加上親友的一些影響,難免會“臨陣脫逃”。
  那麼捐獻造血乾細胞對身體到底有無傷害?記者查詢資料瞭解到,從1957年人類發現造血乾細胞的作用至今,全球捐獻造血乾細胞已有幾萬例,其中美國就有2萬例。還沒發現一例對捐獻者傷害的案例。
  醫學專家表示:其實人感冒、吃藥也是在破壞體內生理環境,人體有自我更新和修複能力,動員劑破壞的程度不及感冒發燒吃藥,所以打動員劑根本不成問題。
  註射動員劑會感染?
  捐獻者:不會,啥感覺沒有
  對於一些人對動員劑和感染安全的顧慮,專家表示,這種顧慮大可不必,因為細胞動員劑的作用是增加外周血造血乾細胞的數量,對人體並沒有副作用。
  李雪是盤錦惟一女性捐獻者,談及今年9月1日的捐獻經歷時很輕鬆:“啥感覺也沒有,跟輸液一樣。”
  捐乾細胞會影響生育?
  兩者沒有邏輯聯繫
  捐獻者小王曾對媒體說,聽說卵子也是乾細胞,害怕抽取乾細胞對生育有影響。
  醫學專家對此解釋:造血乾細胞是造血系統的;受精卵乾細胞是胚胎乾細胞。兩者沒有任何影響,捐助者沒懷孕,身體里就沒有胚胎乾細胞,只有在懷上小孩,卵子和精子結合後,受精卵里才會有胚胎乾細胞。
  捐獻乾細胞很麻煩嗎?
  捐獻者需要五六天時間
  按程序,移植時,白血病患者要提前10天住進無菌艙化療做準備,志願者提前一到兩天住進指定移植醫院里,註射造血乾細胞動員劑,然後接受造血乾細胞分離採集,需要三四天。
  中華骨髓庫“捐獻者須知”寫道:“您可以提出終止捐獻。但在移植前,尤其是簽署捐獻同意書後就不能改變捐獻決定,因為這時,患者為準備移植已進行大劑量的放療和化療,喪失了造血能力,此期間若您終止捐獻,再臨時尋找配型相合者已來不及,患者將有生命危險。”但這須知沒有約束力,無法追究反悔者的法律責任。
  華商晨報 華商響網記者 佟陽
  有線索歡迎上新浪微博@華商晨報-盤錦
  盤錦新聞熱線:13998714025
  盤錦過半
  登記志願者已失聯
  記者瞭解到,骨髓捐獻者反悔的情況曾有近三分之一“後悔率”的說法,中華骨髓庫沒有證實,但一位負責人表示,降低志願者“反悔率”始終是艱巨任務。
  記者從盤錦紅十字會處瞭解到,盤錦開展造血乾細胞捐獻工作已有10年,入中華骨髓庫時志願者超過6000人。但回訪發現,因為志願者電話、住址更改等原因,目前已有過半志願者聯繫不上,其數據也隨之休眠。目前該紅十字會成功捐獻6人。一些血液病患者重獲新生。捐獻就意味給他人一份輓救生命的承諾,盤錦市紅十字會近期正在對志願者進行召回工作。志願者也可以致電中華骨髓庫盤錦分庫修改信息。
  遭遇兩次悔捐
  孩子帶遺憾離世
  除了楊雨,遭遇悔捐的病例頻頻出現。2010年,盤錦大窪縣一王姓男孩在當年4月、7月兩次被悔捐,由於父母配型2個點,無法進行移植,最終孩子帶著遺憾於2011年11月離世。
  本報曾報道過的盤錦市小雁雅也曾遭遇兩位志願者悔捐,最終只能接受父親的造血乾細胞。  (原標題:15歲白血病男孩遭遇4次“悔捐”)
創作者介紹

明珠台

zw98zwbm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